SayCoo論壇

 找回密碼
 加入會員

Login

免註冊即享有會員功能

Login

免註冊即享有會員功能

搜索
查看: 1811|回復: 0

[轉貼]空軍1022檔案

[複製鏈接]
發表於 2007-8-23 19:32:26 | 顯示全部樓層 |閱讀模式
「喔…」我伸了一個大懶腰…箱型車在滑行道上奔駛,向著8號機堡開去…

看著旁邊的事物向後飛去, 我漸漸想起學生時代的事,從空官畢業也三年了,會去考空官,是我從小的志願,我在台中的空軍眷村長大,我老爸是個飛官,聽村子裡的叔叔伯伯們說,他年青的時後曾經干下三架小日本的戰鬥機呢!只不過,我老爸最愛講的事跡並不是那件事,而是另外一件奇遇…

「俺告訴你,別說俺是老糊塗了,那天的事情,俺的隊長也看見了,他可以作證的!!!」

我老爸每次只要有人來,他一定把故事再說一遍,也不管那個人聽過多少遍了,當然我是小聽到大了,也不奇怪了,我老爸的奇遇是這樣的…

在某一天的清晨,有一隊小日本的機隊要轟炸上海的一個集中場,(好像是鐵路的集裝場吧?我也記不清楚了!)我老爸的中隊立刻升空,當時我們的空軍只有俄制的戰鬥機,性能遠不及日本的戰機,但是他們是以技術和意志力作戰的,正當我老爸把一架小日本的轟炸機打得冒煙的同時,他也被另一架小日本戰鬥咬住尾巴,他用盡了一切方法都甩不掉,被小日本幹了幾發,可能是發動機中彈了,動力急速的減退,眼看著小日本愈來愈近了,突然不知道從那裡飛來一架灰白色的飛機,不但解除了眼前的危機,還把小日本的機隊打得落花流水,四處逃竄,而正當不知它是敵是友時,我老爸的隊長看見它的身上有漆著青天白日的軍徽,而我老爸則是動力不足迫降在田里,飛機在田里滑了很長的一段距離,停在一個土地公廟前…


他們事後回想,那架灰白色的飛機沒有螺旋槳,機身很大,機翼很小,可是速度很快…我常笑我爸是打小日本打到頭昏了。

「教官!教官!到了!」駕駛兵回頭看著我。

「喂!想什麼?打起精神來!」我的學長拍拍我…他比我早三期,是這次任務的領隊。

「是!」我拿了個人裝備下了車,走向機堡,已經有地勤人員在準備了,我作了飛行前檢查,走到機工長旁,簽了些單據…

看看這架6042機,雖然是104G有點年紀了,但是性能卻是不錯,尤其是它的垂直爬升,簡直是爽呆了!爬進座艙,機工長幫我整理一下…我查看了各項儀表資料,確認無誤。比了比手勢示意可以啟動了,地勤人員熟練的啟動了飛機…

「LEADER,我OK了!」我透過無線電向學長報情況。

「JACK ONE,滑出去!到南端待命!」

我比了比手勢,地勤人員拿開了輪檔,我帶了點油門,慢慢地滑出機堡上了滑行道,學長已在前面等我,我們一起滑到南端跑道頭…

「塔台,這裡是JACK LEADER,請准許起飛!」

「JACK LEADER,你們可以起飛了!」

我輕輕的把油門帶到小A/B,整架飛機如在弦之箭,我用力把油門推到大A/B,雙腳離開踏蹬,飛機衝出去,速度愈來愈快,我看速度到了,拉起機頭…(註:A/B=噴射發動機的後燃器)

我收了起落架和襟翼,查看了一遍儀表,往上爬升到10000的高度,往下看,藍色的大海,海面反光的白點,稀疏的薄雲略過機身…

想到空軍軍歌裡的歌詞「…敖遊崑崙上空,俯看太平洋濱,看五嶽三江雄關要塞…」寫得真是太傳神啦!
 
「JACK ONE,編隊時靠近點!你今天搞什麼?心不在焉的!」

「呵~挨罵了!」我自言自語,同時向學長靠近…

今天的天空,依然平靜如昔,只不過前方有一大塊雲,很黑很重的感覺,不過平常這種雲的高度都在3000到4000左右,今天怎麼在10000的高度出現?我的高度計是不是壞了…

「LEADER,你高度多少?」

「10000,怎麼啦?」

「沒事!前面怎麼有那麼大塊雲,我們要不要改高度?」

「甭了吧!穿過去就好了,裡面能見度可能不太好,拉開距離吧!」

@#※%&☆*…天中怎麼報天氣的,還說今天萬里無雲,白癡都能飛…我心裡嘀咕著,收了點油門,看著學長愈來愈遠…(註:天中=天氣中隊,是供天氣資料的單位)

突然,就在他穿進那塊雲的剎那,雲裡有閃光出現…

「學長!學長!你沒事吧!」  

「鬼叫什麼!裡面氣流不好,自個小心點!」

「是…是…!我總覺得那塊雲…怪怪的…」

「怪什麼!我己經出來了,你注意點!」

眼看著距離愈來愈近,不管了,上吧!

我穿進去了…哇!很黑…氣流很不穩,駕駛座搖得厲害!…

SHIT!穩住…

前方有很大的亮光出現!!!是打雷嗎?…

「轟!」好大的聲音…操!儀表失效了…耳機裡傳來儀表失效的警告…機身猛烈地上下震動,我的頭重重的撞了一下,手腳不聽使喚…我可以聽到發動機的聲音,儀表失效警告的嗶聲,學長的呼叫聲…

「JACK ONE!快回答!JACK ONE,穩住,撐住…」

好吵!頭好疼!好疼…
 
「嗶…」

我睜開眼睛,看看四周,一切回復平靜,低頭查看儀表…一切正常,只有低油料存量在警告,我看了看存量表,還多的很,搖了搖機身,還很重…大概是故障了,我用力的K了一下廊板,居然不叫了…

打開無線電…

「JACK ONE呼叫LEADER! 聽到請回答!」

用盡了一切頻道,都沒有半點回音,好像全世界都睡著了!

可能無線電被雷打壞了吧…

看了飛行時數表,才飛了十分鐘多,怎麼辦?繼續吧…今天的任務是巡航,執行完再回去…

咦?衛星定位儀掛了…它顯示『888.888』表示收不到信號了,我四處看了看…

耶!?我左下方10'位置有反光…又一次,我直覺反應是座艙罩的反光…

我立刻向左翻下去接近他們…是一隊飛機,有單引擎的,也有雙引擎的,不過都是螺旋槳的,飛機都是墨綠色的,在機翼的尖端有個紅色的圓…『日本飛機的塗裝!?』我心中有疑問了…又看到有幾架雙翼的螺旋槳飛機,正吃力的在機隊裡穿梭著,我立刻拉起飛機,回到8000的高度…

『是有人在拍戲嗎?真是大手筆…嗯?!不對啊!任務簡報時怎麼沒提到?而且也沒看到直升機之類的拍攝機!?…該不是老共又有什麼花招吧!』

想到這,我立刻打起精神,打開無線電…

「這裡是中華民國空軍,不明飛機請表明身份…」

對方沒反應…
 
「這裡是中華民國空軍,不明飛機你們已闖入中華民國領空,請立刻表明身份!」

『SHIT!是他們不理我,還是我的無線電壞了!』我收了油門向他們靠近…

其中有一架雙引擎的飛機居然向我開火,曳光彈拖著尾巴向我射來…

「咚…咚…」機身中彈的聲音。

SHIT!我立刻推了大A/B向上爬升…

「卡好勒!敢甲你爸打!」我惡罵著…

趕快檢查各個儀表,火警警告…液壓系壓力…發動機轉速…還好,沒傷到,抬頭一看我的左前風擋被掃了一道白色的熱痕…

『幹上了!真的幹上了,好…很好…向我開火,我不必客氣了』我想到機腹下的那二枚響尾蛇9L,把武器模式切到『MIS』…

我像老鷹抓小雞般的從他們上方俯衝下來,選中了其中一架雙引擎的飛機,可是不知道是螺旋槳飛機發散的熱太少,不足以讓飛彈鎖定,還是我的武器系統有故障,無法鎖定…

『操!』我暗罵了一聲,立刻拉起來,回到8000的高度…

『好!咱們就來硬碰硬!』我按下電門…『碰』的一聲,翼尖的TIP油箱拋掉了,突然覺得機身一輕,把武器模式切到『GUN』…
 
其實F104並不適合做纏鬥,尤其是低速纏鬥…「F104的特色是加速快,要懂得利用這個特點,由高空高速接近,讓敵方手不及,攻擊後再以向上爬升的優勢脫離…記住,千萬不可以戀戰,F014可不是F-5適合做纏鬥…」我想到在學時教官講的話…

有二架敵機由3'的位置向上爬升,向我接近。我立刻向右做了個翻滾,向著他們衝下去…

「進來…進來!」我透過瞄準儀的光圈看著他們,領頭的那架己進入我的光圈裡…


「去死吧!..」我扣下了板機…

「噗噗噗…」20 MM 的火神炮毫不留情的射向對方 ( F104 的固定武裝是一門20 MM口徑的火神炮,有六根槍管,因為射速是每分1200發左右,所以在座艙裡聽起來不是「嗒嗒嗒…」而是「噗噗噗…」」

我感到發射時的後座力讓飛機抖起來,對方中彈了,我看到它機上的零件四處飛散,向後砸到了他的僚機,二架都冒煙往下栽了…

「哈!我現在終於知道為什麼教官常說『編隊靠近,戰鬥分開』的原則了」

『居然派人上來請我,我不下去就太不夠意思了!』我再度向下俯衝,找了其中一架雙引擎的飛機,對著它開火,我的子彈就像筷子夾豆腐一樣,把他給扯爛了…

看著它的零件向下掉「太誇張了吧!居然散成這樣,用紙糊的啊!?」

我的膽更大了,一架架的點名,我終於知道『殺到眼紅』是什麼滋味了!不一會,所有的雙引擎的飛機,冒煙的冒煙,著火的著火,我很高興的由高空中檢視我的成果。只有一架例外,他被一架雙翼的螺旋槳飛機打得冒煙了,我立刻下去,我用高速略過他們,在交會的一瞬間,我好像看到雙翼飛機的方向舵上漆有藍白條,我想起以前老爸說過,抗戰的時候,為了敵我視別,在方向舵上漆有藍白條!

「不會吧!難道…」我立刻向下衝去,那架雙翼飛機被一架日本塗裝的飛機咬住了,我立刻瞄準日本塗裝的飛機,開火把他幹下海去了。我用最慢的速度追過那架雙翼飛機它的機身上漆著一個熟悉的編號『532』…

「天哪!是老爸!是老爸…?!不會吧…什麼時代了…是不是老共搞的把戲…」

嗯…接近仔細看看…

由於兩架飛機速度相差太多,我無法和他並飛,一下就超過他,我向左做了一個大轉彎,再回到他的後面…他的友機向我飛來,我怕他的友機向我開火,我左右帶了帶駕駛,他們沒向我開火,我試著用無線電向他們連絡,但是都無效。他們向我揮手,我則是回了個軍禮…

我放下了襟翼和起落架,把油門收到最小,希望能減低速度,就是為了確定那架『532』機是不是我老爸…

「嘟…」失速警告開始叫了,在這麼慢的速度下F104變得很不穩定,我努力的穩住它,眼看著兩機愈來愈接近…我的心跳也愈來愈快…追上了!

交會的時間裡,我看到『532』機的駕駛員圍了一條紫色的圍巾…

那是爸!那一定是爸!我想起了以前他們聚會時,他的隊長常取笑他…

「是啊!你老爸的圍巾是你老媽親手打的,我們大家都羨慕你老爸呢…」

剛才的雲…怪怪的…會不會是時間交錯了…這個年代沒有人造衛星,所以定位儀收不到信號...,怎麼可能!

突然從旁邊傳來,發動機放炮的聲音和運轉不順的斷續聲…

「爸…爸!是我…」我隔著座艙罩大喊,可是他正專心的處理他飛機的狀況,他的發動機中彈了,滑油噴滿了後機身,他的高度一直掉,我的眼淚也掉了下來…

「爸!加油…你作得到的…」

我收了起落架和襟翼,推了大油門又我向左做了一個大轉彎,低速低空的略過許多的田,在前方的地上,有長長的拖痕…

老爸的飛機停在一個小木屋前,他正從駕駛座裡爬出來…

我看到他安全的著地了,我也破涕為笑了,我一直回頭看著,當我回過神來時,卻發現前方有座大山…

「SHIT!慘了...」我立刻推了大A/B,看著距離愈來愈近,速度卻一直起不來…

「一定是地面效應拖住了,不管了…拼了!」

我用力拉住駕駛□閉上眼,心裡直念『起來…拉起來…加油…你做得到的!』

我好像聽到樹枝刮到機腹的聲音…我一睜開眼,就看到我直向一塊黑雲衝去…我根本來不及反應,就衝進去了…天啊!裡面和龍捲風一樣,根本無法控制,整架飛機就像丟進洗衣機裡一樣的亂轉,我努力的搏鬥著…

突然眼前大放光明,刺眼的光亮根本無法睜開眼,然後一切回歸平靜…我慢慢的睜開眼,天空萬里無雲,海面風平浪靜…

突然耳機裡傳來「6042聽到請回答!JACK ONE聽到請回答!」

我立刻拿起通話器.:「JACK ONE聽到了!」

「你是JACK ONE?請證明…」
 
「三兩,洞洞,麼五拐捌」我立刻回覆他我的辨別號碼。

「真的是你,JACK ONE!」從背景中聽到很多人的歡呼聲…

我著陸後,一大堆車向我駛來,我的學長衝過來,用力的抱住我,我被他搞的一頭霧水…

「大哥!你去北京吃烤鴨了?!現在都幾點了?」

「不會啊!現在才十一點五分啊!」
 
「十一點五分?現在是下午三點四十分了」

「不會吧?」我把所有人的表都看一遍,除了我的手錶和飛機上的時鐘外,都是下午三點四十分…

「我從早上十點二十二分飛到下午三點四十分?」嘿!104變成747了?

我對飛機做了三百六十度檢查,發現我的左前緣襟翼被打了二個洞…

我被帶回聯隊部做了一大堆測試,寫了一大堆報表,搞到晚上十點多才回家…

一進家門,就看到老爸在搖椅上睡著了,我幫他拉上被子,輕聲的說:

「爸!我相信你所說的了!」

他似有所悟的動了動嘴角,我看了看他掛在牆上年輕時代和他愛機的合影,拭去了上面的灰塵,機身上清楚的漆著白色的編號. …532

「噯!去洗澡吧!明天還有得搞呢!」我拿了衣服,關上浴室的門。


[ 本帖最後由 evan 於 2007-8-23 07:37 PM 編輯 ]
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加入會員

本版積分規則

黑名單|手機版|SayCoo論壇

GMT+8, 2019-11-13 16:10

Powered by Discuz! X3.3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